简体

网站无障碍声明| 邦邦听图客户端下载|网站浏览辅助工具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自强风采

书之恋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30日  发布机构:  作者:李志勇  核稿人:孙鹏飞  来源:

出院时,慈祥和蔼的外科主任听说我爱好中医,他让我在他手腕上的寸、关、尺比划了几下,觉得一只手号脉影响不大,但却不知我的眼睛视力究竟如何?便把一套“中医学基础知识讲座”送给了我,接过这厚厚一沓书,我喜出往外,爱不释手!回到家,趁着这股热乎劲儿,报考了中医函授大学。酬志满怀的我,坐到了桌前,然后打开书,带上酒瓶底儿厚的眼镜,把眼睛眯成条缝,尽量减轻手术后,角膜不平整带来的散光,可还是看不清,最后没办法,只得把右手那只1000度的放大镜也加上。这样高度加高度的放大镜阅读,不一会儿,头晕、眼胀、流泪一拥而上,难以招架,只好打住!结果是,搬来了地球上最小的动物,用“蚂蚁撼大象”的那股劲头儿,稍作休息后,接着又继续阅读,就这样一天啃一点,把书本知识缓缓溶入血液里!

上世纪80年代初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全国,唤醒了沉睡的大地!山坡上,杜鹃花在尽情地绽放;溪水旁,小草吐出了嫩芽;田间地头,站在电线上的燕子左右打理着张开的翅膀。城市、农村的夜晚流光异彩,歌声回荡,过去被禁止的“小城故事”、“夜来香”等靡靡之音,也走进了千家万户。父亲托人在改革开放的“前沿阵地”深圳购买了一台日本“三羊牌”收录机。这可把我乐坏了,早就听说录音机是学习上的好帮手,父亲原买来是想听歌的,他们知道我的用途后,家人都为我的学习让路。我在音响制品店购买了几盒空白的录音磁带,让爱妻把需要背读的《药性赋》、《药性四百味歌诀》、《汤头歌诀》、《频湖脉诀》······都录了下来,每天跟着爱妻的录音朗读。几年下来,我修完了中医学高等学院的全部课程,顺利地通过了中医函授大专考试。

每当上下班,漫步在林荫道上,神清气爽,劳累疲乏渐渐消失。路过书店时,我便要进去打听一番,只要有自己喜爱的中医经典、文学名著、实用工具之类的书籍,我会毫不吝啬地收入囊中,作为最心爱的物品,放入书柜收藏,既使自己今生与书无缘,也要把这些书留给子孙后代。有一次,一位书店的朋友急匆匆打电话说:“书店到了一批新版的《辞海》,我县只分得八套,要不要给你留一套。”“好!下班后我来拿。”我把书抱回家,打开书,无论我怎样增加放大倍数,那方块字儿就是不显形。这时,一阵阵书香袭来,我的鼻子一酸,泪水好似断了线的珠子,顺着脸颊落在了书上······!原以为灾难从此离我远去,可手术后引起的继发性青光眼,吞食了我残存的视力,彻底剥夺了我对书的依恋之情!

谁知,心跳仍在继续,我的今生还未完结,与书的缘份却悄然而至!那是改革开放、高科技发展,给我们盲人的生活带来了深刻变化!11年前,我当选为县盲协主席后,便进入了盲人圈,仿佛一切都是那样新鲜。这时我才知道,盲人也有自己锥扎手摸的盲文,已过不惑之年的我,触觉不够灵敏了,学盲文确实有些超龄。后又有了盲人读屏智能手机,当今高科技信息网络时代的标志,这玩意儿对于我是太有诱惑力了!暮色降临,吃过晚饭后,我和爱妻又开始了每天的手拉手温情漫步。我对她说:“我想买一部盲人读屏智能手机,这样以后看书、打字、上网就没问题了。”,爱妻点点头道:“好啊,不过别人都是两只手,一只手拿手机,另一只手操作,你可以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操作”,“不管有多难,我都要把它学会!”爱妻鼓励的话语撩起我强烈的求知欲望,迅速传遍全身。从快递员手中接过手机时,我迫不急待地摆弄起来,在高手的指点和儿子的帮助下,两个月之后,我就在屏幕上“健步如飞”了!

一部手机,好似一座图书馆功能强大;进入手机,如同步入了迷宫。成山成海的各类书籍,如“阅兵式”般呈现在面前,令人耳不遐接。“久旱逢甘露”的我,摇身变成了一只忙碌的蜜蜂儿,一会儿飞到这,一会儿飞到那,采来一堆自己喜爱的书籍,然后泡上一杯茶,沉下心来,细嚼慢咽地品读着。累了,就在群里头、频道内转悠转悠,与文友们围坐在一起,相互传阅书籍,分享读书感悟,交流写作技巧。让我收获颇丰的不仅是读书,还有上网听课学习,进入YY频道,仿佛置身于高等学府,在写作班学习,我还学会了做梦都想学的电脑操作。

早上,我坐到了电脑前,窗外一方斜斜的太阳,洒在了我的身上,只觉得,全身上下暖洋洋的!我单手在键盘上游走,手指不停的敲击,“嘀嗒嘀嗒”的键盘声,把我带入了一年前的那天……  班里的灵犀同学看我的作业时,发现错字连篇。她听说我还是用手机上网听课、读书、做作业,用语音在手机上输入文字,很是替我着急地说:“李志勇同学,你能不能学着在电脑上操作呢?班里也有同学和你一样一只手,他们都能学会,你也可以的,我会教你!”儿子听说老爸要学电脑,一天之内,把电脑、桌子、附件所有的东西都置办齐全,并安装到位。灵犀同学让儿子把读屏软件装上,调试好电脑后,我好似皇帝登基般坐到了电脑前,用电脑上课的感觉真好,想着一只手的盲人,也能像正常人一样操作电脑,心里美滋滋的!可这高兴劲儿,没几天就比兔子跑的还快。首先,这键盘是为正常人设计的,一只手打字,就好像是瞎子摸象,有时甚至要把蜗牛挤死!唉,真是年龄不饶人啊,什么“bpmf”,还有那“王旁青头兼五一……”背的我一个头两个大!这一只只拦路虎,真正让我体会了一把“学海无涯苦作舟”!还有灵犀同学,每天只能隔空喊话,有时急得她恨不得把手从显示屏上伸过来……  为什么我总是能遇上贵人,我们的班长曼菁,知道公益电脑班要招生了,偷偷的第一个为我和班里的另一位同学报上了名,而且只要有时间也会耐着性子给我讲电脑的操作,感动的我不知说什么好!正因为有这一份份牵动人心的同学情,如今的我,再不用为稿子到哪去打印而犯愁了!

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。手机和电脑赐予我一双“明亮的眼睛”,在浩瀚的网络世界,遨游、飞翔!清晨,天刚蒙蒙亮,“叽叽喳喳”几只麻雀,把我从睡梦中唤醒。我侧身将放在枕头旁的手机,轻轻地把耳机插上,静静地听着《南怀瑾选集》,唉!可还是惊动了爱妻,也难怪她有点醋意地唠叨:“看你,睡觉、蹲厕所,还有跑步机上跑步都抱着个手机,可真有点走火入魔了!”。吃过早餐后,从跑步机上下来,打开电脑,便开始码字写作、读书博览和YY频道上课学习,一忙就是到深夜,电脑大哥主动分担着手机兄弟未完成的重任。我的后十年,阅读的书籍和发表的文学作品,比前三十年的总和还要多。

    “呜”一声长长的鸣笛,北上的列车,沿着京九线快速行驶。我的心情,犹如奔腾的赣江,波涛翻滚,难以平静!作为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、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我应中国盲协之邀,去年,赴北京参加了“2017盲人作家研修班”。缓步踏着凹凸条状的盲道,进入“中国盲文图书馆”,置身于书的世界,感受着读书的氛围,聆听阅读与创作的文学人生。“不到长城非好汉!”来到八达岭长城,沿着台阶一步步艰难地攀登,脚下是生活和读书之路,它将我带入通往明天的文学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