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

网站无障碍声明| 邦邦听图客户端下载|网站浏览辅助工具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自强风采

“算命学徒”变身“乡村记者”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30日  发布机构:  作者:陈新平  核稿人:孙鹏飞  来源:

    2018迎来改革开放40年,恰逢我从事新闻工作30年,在这喜庆日子里,我又三喜临门:一喜散文、故事先后在盲人月刊和中国残疾人杂志发表;二喜拍摄的两幅照片入选市县残疾人书画摄影展;三喜采写的消息获第20届江西报刊网络好新闻奖,采访的新闻人物受到央视新闻频道等中央省市主流媒体广泛关注,并入选省、市“好人榜”。

江西电台记者为此专程来访,好奇的问:怎么写稿读报拍照片?我摸出神奇手机兴奋地说:“我有这个超级读书姑娘!”旁人更是惊讶:年过半百的瞎老头和这声音甜美的读书“姑娘”又有什么传奇的故事?!

这个故事要从40年前说起,我自幼左眼失明,右眼只有0.09视力,黑板字看不清,上学只能听,父母央求山那边独眼老人收留我学算命。不料祸不单行,1978年13岁的我,右眼外伤住院手术,眼睛被厚厚的纱布蒙住,眼前一片漆黑,急得我踢被哭闹,同病房的老干部一边安慰我,一边打开随身携带的收音机,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儿童节目,“嗒嘀嗒,嗒嘀嗒,嗒嘀嗒,—嗒—嘀—小朋友,小喇叭开始广播啦”!听到这清脆悦耳,童声稚气的广播,我立马停止哭闹,静静聆听收音机里有趣的童话故事。小小的收音机里竟然能放出这么多美妙的声音,令第一次走出大山的我好生奇怪,正是那最初电波中的旋律,改写我残而不废的不屈人生。

那个时候,我们偏远小山村没有收音机,出院回来,我只能通过家对门山坡上的高音大喇叭来听广播。这个有线广播是每天三次定时开播的,每当大喇叭响起,爷爷都会把吵闹的孩子喝止:“别吵吵,听广播说啥事”。我竖起耳朵认真听,仔细记,爷爷年长记性不好,过后忘了便来问我刚才广播说啥,我总能一字不漏清清楚楚说出来,爷爷听后很高兴,随后又叹气摇头说:“记性这么好,可惜眼睛看不见,还是好好学算命吧”。

1979年正月,我家叔叔结婚,迎亲队伍最前面的,是两位轿夫抬着嫁妆,上面高高摆放一台收音机,音量开到最大,一路欢唱,小山村沸腾啦,全村老少都来看稀罕,连连赞叹:城里媳妇有文化,新婚嫁妆能唱会说话。这村里首台收音机自然摆在新房最显眼处,人来客去好看又中听,屋里门外经常挤满了来听收音机的老少。有一次广播里说算命是骗人的把戏,急得母亲捂住我的耳朵,不让我听广播里有关算命的科普内容,声音颤抖地说:“没办法,算命是你唯一的出路呀”,说着说着竟抱着我呜呜哭将起来。母亲随后像变了个人似的,一有空就来听收音机里新鲜事儿,不在强迫我去算命师傅家学艺,每天早早起床做饭,催我早点上学听课。

收音机里爱迪生的故事引发我动手做收音机,那时候家里穷,全家9张嘴累弯了父母,一个钱掰两半花,没钱买配件,我就四处收集,根据物理课学到的知识,制造舌簧小喇叭,后来又制作半导体收音机。没钱买电池,就用木板做个长方小盒,装上3节手电筒不能用的低电量电池,再用两股细铜电线接上。算命师傅听到我自制广播的声音,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说:“孩子,你是个悟性很强的徒儿,师傅不能耽误你的前程,你应该好好读书,了却师傅此生不能实现的愿望”。

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小山村,我和算命师傅的愿望陆续实现。土地承包到户第一年,我家就获得好收成,卖余粮50元,父亲大手一挥,拿出一半25元买回一台西湖牌收音机,父亲当时那激动神情,我至今难忘,兴奋中透着自信,惬意中藏着自得,就连走路的脚步声也跟以前不一样。我抱着收音机东摸摸西瞧瞧,逐个电台反复调试,兴奋地大喊:“我有收音机啦,我有自己的收音机啦”。裹着小脚的奶奶连忙起身,双手合一面对大门喃喃自语:“神仙显灵啦,孙儿梦想实现啦,我会吃斋行善报答”。我和奶奶一起听收音机,奶奶听不懂普通话,我就给她翻译,奶奶听得连连点头,不由自主地流下幸福的泪水:“共产党好!改革开放让我们这样边远山村百姓也过上好日子”。

那时的广播没有广告,节目固定时间,每当播音员说出今天的播音到此结束,我仍是那样依依不舍,真想拉住播音员不放。远方电波总让我神奇,为什么只能听,而不能与广播里的播音员对话呢?我大声对着收音机的喇叭喊,里面播音员要是能听得见多好啊!

1983年,我高考分数上了录取线,却因视力残疾落了榜,在人生最痛苦的转折点,收音机成为我形影不离的好伙伴。上山放牛、下地干活,只要不是在水田里劳动,我都随身携带,边听边做事。什么时间段听哪个节目,我是了如指掌。田地农作物出现毛病,我会按照收音机里说的办法处理,邻里乡亲也纷纷向我求教。我也把自己在生产生活中领悟的小方法小体会及时总结,写成广播稿,投给自己熟悉的电台栏目。随着一篇篇稿件被陆续采用,我写作的热情也一天天高涨。广播里的张海迪、海伦凯勒、史铁生等人的故事,更是时时感动着我,激励着我自强奋起。在那物质生活极其匮乏、精神生活非常枯燥的岁月里,这台收音机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愉悦和知识上的收获,为我打开了了解社会、认知世界的窗户,引导我走上钟爱一生的新闻写作之路。

1988年,中残联成立,残疾人事业迎来了春天,我梦想的花儿也迎春竞相绽放,这年4月30日,我采写的“创业难,残疾人创业更难”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残疾人之友节目播出,成为当时全县在中央台用稿第一人。这年9月,我被录用为乡新闻报道员,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呼我为陈记者。同年10月,光明中医函授大学毕业,圆了我因残落榜的大学梦。1992年以来,先后获江西、浙江、上海等十多家中央、省、市电台优秀听评员,应邀走进神圣的广播大楼,和梦想已久的广播老师亲密互动。2000年7月,我被录用为县广播电视台正式职工,成为残疾人按比例就业的幸运儿。2002年5月,荣获江西省广电系统先进个人,中央电视台以“土记者”为题播出我的个人专访。

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,中国制造改变我的工作生活。以前我戴着厚重眼镜,趴在桌上脸贴着纸“吻”书刻字,如今双目失明的我轻点屏幕,神奇的读屏手机立马传出清晰女声,我手摸到哪里,她就读到哪里,就像温柔的姑娘牵着我的手,陪伴我潇洒畅游网络世界知识海洋。登陆微博、QQ、微信,关注中央、省、市、县主流媒体微信公众号,还担任“心灵家园”论坛版主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。哪里有新闻,我第一时间赶到,深入采访挖掘素材,读屏手机这位读书“姑娘”这时就能派上大用场,用温柔的女声帮助我上网查找资料,编辑修改稿件,拍摄上传图片,稿件刊发那种感觉比喝蜜还甜。意想不到的是,我的文学作品吸引省、市、县大作家们的公众平台留言赞赏,真实感受作者与读者在线互动,兴趣和收益虚实结合的幸福快乐!

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,从借听病友收音机到村头大喇叭,从自己制作收音机到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收音机,再到今天智能手机支撑起来的各类自媒体,不断变革的广播为我插上飞翔的翅膀,不断追求的我也从一个算命学徒,华丽转身为与众不同的乡村盲人记者,十多台大小收音机,伴随我30多年的追梦时光,200多本大红荣誉证书,见证我自强奋起的新闻人生。

    这是一个幸福的时代,残疾人有了“两项”补贴,重度残疾人免交居民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金,盲人、聋人开心走进特教学校,符合条件的肢体残疾人也能考驾驶证,肢残农民张和师创办扶贫车间带动乡亲致富,残疾人专委王忠良帮助乡亲上网淘宝销售农产品,三清山聋人挑夫钟永雄快乐舞蹈赢得国内外游客喝彩合影。党的富民政策帮助我们残疾人站起来,强起来,成为社会建设的佼佼者。我每天都被这样的变化感动着!为我能第一时间记录这些残疾朋友自强故事幸福着!更为我能成为新时代乡村记者自豪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