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九江】江西共青城黄锦安: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宽

发布日期:2021-09-09 14:37 访问次数:

“老爸的服装生意纯属小打小闹。”这是在外工作、见多识广的黄某对父亲黄锦安的评价。可知命之年的黄锦安心里有着一个羽绒王国梦。

探梦之旅的首站就是黄锦安的羽绒厂,这里空间不大,布局紧凑,设施齐全。打版、裁剪、制作、网销、直播等功能“五脏俱全”。

“地,200平当2000平用;钱,30万当300万花。”黄锦安总结自身创业经验侃侃而谈,描绘未来前景自信大方。可他腿脚不便的身姿,却让人泪眼朦胧,为之动容。

“能果腹 就是福”

1967年,出生不久的黄锦安腿部患有缺陷,被诊断为小儿麻痹症,属肢体三级残疾。“下身使不上劲,做手工还可以,要靠体力活吃饭就只能饿死。”

1987年,初中毕业的黄锦安离开了湖北黄梅县老家,来到共青城投亲靠友,寻得共青服务公司裁缝店学徒的就业机会。

身为家中长子,黄锦安知道这份工作对他个人,对整个家庭有多重要。“临走之前,父母就交代我一定要听师傅的话,师傅错了也是对的。”他一直谨遵教诲,踏实苦学,学技术、学接待、学经营。“只要能吃饱饭,干啥都行,啥活都干。”

1989年,学成技术后的黄锦安开了家属于自己的裁缝店。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遇到旺季时,他忙得手指翻飞,遇到淡季时,他又闲得无事可做,收入总量却和上班差不多。“这样可不行,当时已成家,一家四口得有口饭吃。”

从仅做羽绒服,到T恤、制服等样样都做。为了一家吃上饭,黄锦安晚上裁、白天缝,没日没夜做衣服,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。“小时候,经常夜里被爸爸做衣服的声音吵醒。”据黄锦安女儿回忆,那十五平的门店,白天是对外营业的店,夜里是一家人的窝。

“让我一个人熬过所有的苦”

当被问到是否热爱制作衣服时,“我们都是‘被动选择’,谈不上热爱,但是选择了就要干一行,爱一行;做一行,精一行。”黄锦安说道。

可随着技术越来越精湛,客源却越来越少。难道是搬了新地址的缘故?黄锦安苦思冥想不得其解。一日,曾经的徒弟即大舅子从广东打来电话,告诉他,裁缝那套在外面行不通了,市场客户都需要电子打版,劝他迎合时代潮流,学习服装CAD,学习打版技术。

电子打版?用计算机?只有初中文化的黄锦安连打字都不会,学电脑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可又转念一想:订单越来越少,吃饭都成难事,更何况两个孩子还要上大学。再穷也不能穷教育。黄锦安暗自下决心:“一定要学会,再难也要熬过去,必须跟着时代走,不走没饭吃。”

能三个月学会的,一定要用三周学会。为了尽可能不影响平日的裁缝生意,黄锦安坚定意志、下定决心,自我加压,坚持网上自学,从基础学起,争取尽早学成。“只要能学会,就会有更大市场。苦就苦我一个人。”

那段时间,黄锦安压力巨大,学习连轴转,状态并不好,毕竟文化差距、知识鸿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黄锦安的解决办法是;看不进去就睡觉,稍放松些又继续学,这样一天二十多个小时能一直保持脑袋清醒状态来学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成功获得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颁发的服装设计定制工(高级)职业资格。

做版学习这一过程,也锻炼了黄锦安乐观、细心、耐心的品质。“裁剪错一点,毁一件。但做版错一点,毁几百件。我会非常小心,不容有半点错误。”

黄锦安的“被动选择”,与其说是“客观被动”,不如说是“主观求变”,与其说是“无奈之举”,不如说是“与时俱进”。

正是成功转型,黄锦安打开了市场的一扇门。正是成功转型,黄锦安将两名子女供完大学。“现在,我女儿在外面搞服装销售,积累人脉,我儿子在外面搞IT,积累技术,以后他们想回来了,可以一起抱团。”这是黄锦安人生最引以为豪的事情。

“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宽”

“来看看我的‘太空舱’”,笔者弯着腰跟黄锦安走进了一间阁楼下的房间。十多台电脑、打印机等电子设备像极了飞机的超控台。黄锦安介绍,这是他平时控制五家网络店铺的场所,店铺在淘宝、亚马逊、拼多多等平台都有涉及,且销量都挺好。

“再往前面走一步,能成功就更好。不能成功也是告诉儿女此路不通,再找条路走。”危机感极强的黄锦安不再满足于打版,仅为老板打工,只赚微薄利润。他再一次选择转型,接触网店,拥抱市场,激流勇进,奔涌向网络电子商务这个广阔的舞台。

“我这能和羽绒航母PK,且毫不逊色。”黄锦安从打版到裁剪样样精通。比起大厂,他不需要囤货,现做现销,结算方便,不仅可以赚得产品收益,还可以自赚手工制作费用。

一家家铺子,一个个版型,一件件样衣,像是战利品,更像是勋章。而黄锦安更多的“荣誉状”在网络里。“我不光靠平台引流,还有自己的渠道,做大做强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如今的黄锦安还关注时尚前沿,分析时尚元素,注重材料、功能、颜色等因素对消费者购买心理的变化。“我还想能在杭州有个档口,销售我自己设计的衣服。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